焦点期刊
在线客服

著作编辑 著作编辑

咨询邮箱:shunshimeitu@163.com

文艺论文

古代汉语个人方位词的历史发展研究

时间:2021-09-10 23:37 所属分类:文艺论文 点击次数:

为什么这个问题的研究尚不深入呢?这实际上与古代汉语个人方位词的历史发展研究不充分有直接关系.

目前,单纯方位词的跟踪已经取得了一些成果.

许多文章追溯到东、西、南、北、中、中、外等单纯方位词的来源,如蒋逸雪解放四方、周晓陆解放东、西、南、北和中——兼说子、午杨伯奎说中、胡念耕唐兰解、田树生解放中、钟如雄中义探索源、王维辉方位词中考源、张玉春说中等中文史着作也对单纯方位词的来源进行了举例分析.

但是,每个单纯的方位词在不同历史时期的用法还不清楚.

同时,与单纯的方位词相比,合成方位词的追踪工作几乎没有专文论和,即使有,也是各种词典、中文史的相关着作.

由于方位词这个集合的所有成员的发展轨迹还没有明确,所以各历史时期方位词的整体面貌当然不明确,明确古代汉语方位词成员的数量当然也很难.

同时,在对古代汉语方位词的成员进行界定的时候,有的学者并未将古今一脉相承的方位词与古有今无的方位词区分开来,所谓“古代汉语方位词”是应该涵盖古今一脉相承与古有今无这两种情况呢?还是只指“古有今无”这一种情况呢?必须进一步定义.

综上所述,现代汉语方位词的研究已经处于成熟期,古代汉语方位词的研究仍处于发展期.

语言学界应该在不断深化现代汉语方位词研究的同时,将古代汉语方位词研究提到研究日程.

第二,如上所述,50年来,普通话方位词的研究已经相当规模化,方言方位词的研究可能还处于初步发展阶段.

早在1958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就为调查河北省方言编写了《方言词汇调查表》,该调查表于1981年正式发布在《方言》第三期,成为方言学界进行词汇、语法调查的依据.

该表大致按意义分类排列,其中一类为位置类,表中列出了上、下、左、右、中、内、外、前、后、旁等合成方向语(例如哪里、哪里等)、表中的方向结构(例如路、手、乡等)、时间语(例如前、后).

从这个表选词的原则来看,位置这个义词应该是常用的、方言言有异同、意义单纯范围确定的这样的词,明显进入这样的方位词也有这样的特征.

也就是说,到1980年代为止,方言学界开始关注方位词是常用的方言特色词.

20年来,方言学界积累了丰富的方言方位词原始材料,但这些材料大部分都集中在方言方位词的列举和释义上,对方言方位词的形式特征、语法功能研究还不充分.

从方言学的专着来看,很少研究方位词作为专用章和专用节,在分类词表中的意义类(方位或位置下列举方言方位词汇形式.

然而,近年来,一些专著也对方位词进行了专题研究.

陈泽平《福州方言研究》专用于分析福州方言方七章第三节)分析福州方言方向词的形式特征,但这样的专着很少.

从方言的论文来看,以方言方位词为论题的论文不多.

目前笔者收集到的有5篇,较早的一篇要算20世纪60年代金有景《苏州方言的方位指示词》(注:另外,严格地来说“方位指示词”现在一般归入代词中,不过在六七十年代有一些语言学家将这类词也归入方位词.

赵元任《中文口语法》将这里(儿)、哪里(儿)、那里(儿)视为双语素方向词.

接下来到了90代,《方言》上刊载了两篇论文.

一篇是李锡梅《江津方言词尾》和方位词《高》,另一篇是郑懿德《福州方言方位词》[2],还刊载了柏饶斌、丁振芳《鲁南方言》、方位词的特殊用法》、何天祥《兰州方言的《上》和《下》等杂志.

在这些文章中,郑懿德的研究是全面的,她在详细列举福州方言方向词的基础上,从方向词的内部结构、语法功能(主要在句子中充当句子成分的功能)、方向词重叠的语法意义和重叠的语法功能(主要在句子中充当句子成分的功能)等方面对福州方言方向词进行了分析.

此外,还有一些涉及方言方位词的论述,一般都是研究某一方言语法的文章中的一部分而未独立成篇,如黄伯荣主编的《汉语方言语法类编》中,陕西华县、四川江津、云南玉溪、浙江宁波、上海这5处的方言方位词的研究资料就取自研究这些方言语法的文章.

这其中以许宝华、汤珍珠对上海话方位词的描写较为系统,他们不仅列出了上海话方位词总表,而且还对上海话与普通话差别较大的方位词作了区分,同时分析了新老派在使用方位词上的异同.,.二,.从研究角度来看,从形式入手研究方位词的较多,从概念表达和方位词文化内涵入手研究方位词的不多.

第一,如上所述,50年来学者从空间、时间概念表现的角度研究方向语很少.

从空间概念表达的角度研究方向词的是吕叔湘,20世纪40代在《中国文法要点重印问题(1982)》中提出可以从两个不同的角度研究语法,一个是从听和读的人的角度来说,以语法形式(结构、语序、虚词等)为纲要来说明表达的语法意义,一个是从说和写的人的角度来说,以语法意义(各种各样的范畴,各种各样的关系)为纲要,说明依赖的语法形式这本书的个先立意义(观念)范畴,然后论述各个范畴的表现形式的研究视角,可以说是从空间概念表现的角度研究方位词的先导(注:中国文法要点以文言和白语为分析对象,但其列举的方位词与现代中文的方位词基本一致:上、下、左、右、前、后、内、外、中、东、西、上、下、前、头、后、背、内、外、左、右、东、西.

吕氏的这种思想在20世纪***十年代房玉清的实用中文语法中继承发展:另一方面,在研究观念上,房氏不仅承认吕氏的两个研究角度,还对外国学生学习中文的实际情况,外国学生认为要解决听力和阅读的问题,必须对中文的句法结构进行形式和意义的分析和学习,要解决用中文表达的问题,必须理解中文特有的语法类别和表达形式,对中文的某些语法类别进行从意义到形式的分析和学习.

另一方面,在研究中文的内容上,必须明确表达空间的空间的特征范围,中文的特征范围,在空间范围内表达的空间范围内表达的空间范围中文的特征范围内容中文的空间范围内容的特征范围,只是空间的重要表达.

在《实用中文语法》中,从表现时空概念的角度可以说研究方位词的观念已经很清楚了.

吕、房二氏从概念如何用方位词表达这种表层意义和形式的关系研究方位词,刘宁生从中文看物体空间关系的方式的角度,联系认知过程说明中文为什么用这些方位词表达这些特定意义,为什么另一些说法是科学的显然,后者借助了认知语言学的研究方法.